博郡汽车子公司破产清算倒计时:负债近10亿元,阿尔特入局或生变

  博郡汽车子公司破产清算倒计时:负债近10亿元,阿尔特入局或生变

  日前,一则招募投资人延期公告将深陷泥沼的博郡汽车再度拉回大众视野。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郡汽车)管理人对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博郡)投资人进行了延期招募,招募期限到2022年7月31日17时为止。

  据悉,本次天津博郡拟以股权转让方式引进投资人,而出让的股权正是博郡汽车所持有的天津博郡80.1%的股权。

  有意思的是,就在今年6月底,汽车设计公司阿尔特(SZ300825,股价15.54元,市值77.33亿元)曾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2年3月26日与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青经开集团)、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夏利管理公司)签署了《阿尔特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与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关于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之合作协议书》,拟通过股权转让方式受让天津博郡80.1%股权,西青经开集团拟通过股权转让方式受让天津博郡19.9%股权。

  对于在阿尔特官宣拟“接盘”天津博郡80.1%股权后,仍继续招募投资人的原因,记者以投资人身份询问博郡汽车管理人时,对方称:“目前阿尔特方面正在参与这个事情,但是双方还没有最终谈成,对方连价格都还没最终确定,他们之前发布的公告实际上算违规操作。”

  对此,阿尔特方面有不同说法。“博郡汽车在我们投资收购(天津博郡股权)之前就已经在走破产程序,发布招商公告也是程序之一。”阿尔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等待“救援”的天津博郡

  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可以肯定的是,天津博郡正在等待“救援”。

  根据记者获取的《天津博郡招募投资人延期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天津博郡注册资本约25.39亿元,由博郡汽车和一汽夏利管理公司分别持股80.1%和19.9%,双方的认缴出资额分别为20.34亿元和5.05亿元,其中一汽夏利管理公司以实物方式出资,博郡汽车则以现金方式出资,但最终博郡汽车的实缴出资额仅为1400万元(该数据出自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

  “按照最新的统计,天津博郡的负债保守估计有7~8个亿,估计要往10个亿以上走。之前虽然有生产资质,但它之前的生产线一直没有生产成功。如果投资人进来,后续要对生产线改造,这个投入大概还需要3亿~5亿元。”上述博郡汽车管理人称。

  不仅如此,上述《公告》也显示,天津博郡尚未量化生产,博郡汽车也已被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启信宝显示,天津博郡成立于2019年11月,法定代表人为黄希鸣。彼时,原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夏利)以现有资质、厂房设备和负债与博郡汽车成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持有天津博郡19.9%的股权。同年12月,一汽夏利向天津博郡交割了上述资产和负债。同时,一汽夏利836名员工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与天津博郡签订了劳动合同。但此后,博郡汽车未能履行对天津博郡的全部注资。根据上述《公告》披露,博郡汽车对天津博郡的注资最终停留在1450万元(该数据来自管理人接管到的相关财务账册和2020年电子财务报表)。

  2020年8月,天津博郡股东会决定,自当年8月1日起停产停业(期限3个月),相关各方寻找新的投资者,但此后一直未有新投资者进入的消息传出。与此同时,天津博郡股东博郡汽车也走向破产清算。

  “按照法院给出的期限,我们希望在7月底8月初尽快完成引进投资人的相关事宜,否则法院就要开始进行破产清算。”上述博郡汽车管理人称。

  经历6轮融资,博郡仍败退

  天津博郡的艰难求生,是博郡汽车步步败退的映射。

  据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披露信息,2022年1月31日,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作出(2022)苏0111破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博郡汽车破产清算,并于2022年2月7日指定北京观韬中茂(南京)律师事务所担任博郡汽车管理人,负责破产清算期间各项工作。而破产清算的申请人正是博郡汽车的第六大股东——南京盛世扬子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对博郡汽车的持股比例为5.2273%

  启信宝显示,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12月,注册资本约1.38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黄希鸣。

  成立初期,博郡汽车宣布投资100亿元在南京建设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次年博郡汽车旗下投资公司思迅新能源落户淮安高新区,项目总投资额约50亿元;2018年11月,博郡汽车宣布在临港产业区兴建博郡汽车新生产基地,总投资规模约35亿元。

  2019年4月,博郡汽车发布了两款新车,并宣布已经打造了i-SP、i-MP、i-LP三大具有高度柔性和可扩展性的平台,未来将衍生出覆盖A级、B级、C级三大主流细分市场的数十款车型。按照计划,博郡汽车首款车型iV6会于2019年底在天津正式量产,2020年一季度开始交付。

  但此后,博郡汽车的发展并不如预期,不仅量产车未能面世,还频频传出欠薪、资金短缺等负面消息。公开资料显示,博郡汽车成立后共经历过6轮融资,最近的一轮融资发生在2019年6月,由银鞍资本、盛世投资、浦口高投、住友商事亚洲资本、园兴投资等资本领投,共获得资金25亿元。

  不过,多轮融资之后,博郡汽车仍难平衡收支。截至2018年末,博郡汽车两年连亏7.8亿元。启信宝显示,2019年到2020年,博郡汽车的社保人数从832人减员至6人。此外,根据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披露的(2020)苏0111破申20号《民事裁定书》,由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博郡汽车持股97.9763%)和博郡汽车共同持股的南京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博郡),拖欠申请人及案外人工资金额约760.77万元。最终,南京博郡被裁定破产。

  早在2020年6月,黄希鸣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博郡汽车目前遭遇到严重的经营困境,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以形成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并力争带领博郡汽车走出困境。”

  最终,黄希鸣并未等来期待中的结果。“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只有头部企业才能拿到最好的资源,博郡在第一轮的竞争中已经败下阵了。此外,博郡的管理层与‘蔚小理’等企业的管理层也有差距,经验和能力都不足。”汽车行业分析师、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表示:“博郡发展得还是太慢了,融资也不顺利,最终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白衣骑士”只是“镜花水月”?

  在博郡汽车被裁定破产清算之后,天津博郡似乎迎来转机。按照阿尔特的公告内容,阿尔特和西青经开集团有可能成为天津博郡的“白衣骑士”。

  但是,公告中还提到,原合作协议约定的有效期为3个月,截至目前期限已届满,关于股权转让相关合作事项各相关方尚在积极磋商与筹备中。公司会积极推动该合作事项,并根据项目进展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而上述《公告》发布的日期在阿尔特公告之后,且透露,“管理人已于4月15日发布投资人招募公告,但受疫情等因素影响,部分意向投资人未能在招募期内有效报名,为进一步促成招募事宜,将招募期限延期。”

  种种信息似乎都指向一个信号:天津博郡的投资人仍悬而未决。

  在张翔看来,阿尔特最终成为天津博郡的可能性比较小。“天津博郡之所以招募投资人,是为了把企业救活,从而使投资人的利益得到部分回收。但是国内造车新势力经过两轮发展,已经淘汰掉一大批,未来五年可能还会淘汰掉一部分企业。再往后造车的风口应该会关闭,加上补贴逐步退坡,后续再有企业要进入造车,成功的概率会比较小。而且,阿尔特是汽车设计公司,本身的资金相对来说不会十分雄厚,所以最终接盘的可能性不大。”张翔认为。

  公开资料显示,阿尔特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以整车研发为主业的的独立汽车设计公司,主营业务为整车研发、核心零部件研发及制造、软件开发、新能源汽车等。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阿尔特营收约2.12亿元,同比增加4.92%;净利润约2598万元,同比减少35.44%;基本每股收益0.0783元,同比减少40.5%。

  值得一提的是,在对投资人的资格要求中,博郡汽车管理人表示,投资人或同一控制下法律主体,满足以下条件的优先考虑:一、具有成熟的汽车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及售后经验;二、投资人具有完善的供应链及市场营销体系;三、投资人应出具承诺函,如受让标的股权的,承诺促使标的公司2022年起连续两年年均年产量不低于3000台。

  这意味着,如果有投资者进入,可能需要保证天津博郡完成量产,这背后仍需要改造生产线在内的大额投入,加之天津博郡本身的负债,最终投入金额至少需要15亿元左右。

  眼下,天津博郡已进入破产清算倒计时,它在等待属于自己的“白衣骑士”。

  记者 裴健如

九州彩票平台,九州彩票官网,九州彩票网址,九州彩票下载,九州彩票app,九州彩票开户,九州彩票投注,九州彩票购彩,九州彩票注册,九州彩票登录,九州彩票邀请码,九州彩票技巧,九州彩票手机版,九州彩票靠谱吗,九州彩票走势图,九州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九州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